《宅宅的半吊子村活》──農村沒有邊緣人



由於工作的關係,所以我平日是在家裡工作的。在家工作聽起來好像很爽,其實不全然,水電開銷大這些都只是相對小事,真正讓我產生自我懷疑的,反而是社會化失敗(?)這件事。

我曾經做過一個紀錄,如果我一到五都只在家裡工作不出門,假日也呆在家裡宅,那我一星期說的話不超過十句。而且這十句話大部分是重複的,例如:「大冰奶、巧克力吐司、香雞堡謝謝。」真的是讓我老母目屎都要靠出來。這至少代表了三件事情:
1‧我的飲食極度不健康。
2‧我的朋友很少。雖然我是有朋友的,但,很少。
3‧如果有一天我在家裡怎麼樣了,可能根本就沒有人會發現,嗚嗚嗚,嗚嗚。

一個人離開老家出門工作大部分時間是很自由的,但是總有一些時候,會很希望可以有個活人跟自己說說話,我說的活人不包括早餐店阿姨喔!!而是可以在生活中跟你分享日子的人!講成這樣好像我做人很失敗,嗯沒錯是滿失敗的,但其實在通訊軟體或社交APP上,我還是有幾個每天聊天的好朋友喔!我說的當然不是汽車借貸莊小姐或楊小姐,是我還沒社會化失敗(?)前就交到的好朋友!我們可是每天都有聊天的!!但是……但是就算這樣,偶爾還是會希望能有人陪自己吃飯,或是面對面聊聊天,不是在招喚峽谷的那種面對面,是在路邊小麵攤那種!

久而久之,我的社會化和我做人一樣失敗,某次看到日本孤獨死的新聞,咦這不就是我的未來嗎QQ

可是如果住在農村,或許就不會有這個問題。
怎麼說呢?

根據我這兩年來的觀察,「邊緣人」屬性在農村是很稀有的。現在農村人口密度不如以前農業時代,或許正因為如此,才更突顯出人與人之間緊密的連結。一方面大家都是老鄰居了,大概都是世交;一方面人少就會更注意左右,很多新移入的居民也都是在這種關愛的目光下漸漸融入村里的。

比方說我們的鄰居阿姨,她每天的生活大概是這樣的:
早上五點半,天亮,先起床刷牙洗臉。對面的阿春騎著摩托車經過阿姨家門口的大空地,看一看阿姨已經醒了,就停下來聊兩句,聊一聊咻的一下又騎走了。阿姨看一看六點了,先去屋後菜園工作一下,弄弄雞弄弄菜。弄一弄回到屋前,阿霞買完菜正要回家,經過阿姨家門口叫兩聲,問阿姨要不要豬肉鴨肉。阿霞咻的一下離開,阿姨又去田裡忙了,直到太陽漸大才回家。十二點吃午餐,村長可能就跑來搭伙,吃了兩塊阿姨前一天滷好的爌肉,開開心心的又去巡村了。

午休後再下田工作,回來家裡煮飯吃晚餐。吃到一半乾兒子跑來了,阿姨的孩子們都在都市裡工作,所以乾兒子常常來陪阿姨喝酒吃飯,阿姨就不會無聊了。邊吃邊喝邊吃邊喝,兩三個村民陸續經過坐下來聊天,人多了還可以唱卡拉OK,爽。

這歌一直唱一直唱,唱到九點隔壁的年輕媽媽跑來說小嬰兒都睡不著才停。

或許是因為沒什麼娛樂,也或許是因為跟人混在一起就是最開心的事情,所以鄉下大家幾乎每天晚上都會聚在一起,跑攤文化盛行,可能到晚上十點都還會有朋友來拜訪,帶著不知道用什麼釀的酒來分享。

因為剩下來的人少,所以感覺更緊密。

那我一整天除了工作還有什麼事情發生呢?
嗯,早餐店的老闆娘說我是美女。

嗚,嗚嗚嗚嗚嗚嗚。

我的朋友現在應該在招喚峽谷或是花村吧。


文/木幾




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