老爸心裡話──父親意象



起幾部電影,吳念真的多桑、推銷員之死和東京物語。
包括自己父親在內,身邊的爸爸很多都是對生活充滿挫折感的男人,大贏者少,小輸的多,人前笑著,一轉過身去眉角就露著無奈。
對於父親的期待,在這個非常強調成就(就是賺錢那回事)的社會裡,壓壞了男人們,電影裡的爸爸都有被生活壓壞的背影,現實裡的父親也是。我們很可能不自覺的造就了一個殘酷的社會,候孝賢說的,一個男人和男人之間鬥爭激烈的社會,這樣的社會,對於父親,特別是沉重的,很多父親或許就在不自覺之中,掉入了那個永遠看不到底的圈子,甚至變成擠壓別的爸爸的雄偉父親。
過度放大的成功,很多都是價值禁不起檢視的成功。我常想如果不是因為想著非有成就不可,自己父親的脾氣或許會好一點,這樣的他也會快樂許多。
希望當爸爸的朋友們暫時脫掉那件叫做爸爸的外衣,回去當個孩子、當個青少年,可以抱著籃球在夏天傍晚打個盡興,或是約高中同學喝的茫茫醉,甚或是,逃到沒有人認識的地方無良一番,留下笑臉的定格。


這是我的感想。



文 / Vito
羅山學堂大總管

留言